肯尼亚生而自由,南纬8度的迷离与美丽

     
乌克兰位于欧洲中部,南临亚速海和黑海,与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俄罗斯等国家接壤。乌克兰全境地形高低起伏,沃伦波尔多高地、第聂伯丘陵、顿涅茨岭等低矮高地与波列西耶沼泽、黑海低地等平坦低地相间分布。

     
去肯尼亚的时候,我带了防晒霜,但没擦,就让非洲的阳光肆意地洒在脸上。于是,带着一个泛着光泽的黑脸膛回来,我把它视作肯尼亚给我的记忆和礼物。有朋友问:如何?好玩吗?我说:太赞了!

图片 1

     
乌克兰首都基辅坐落在乌克兰中部、第涅伯河两岸。这个充满安静祥和的城市历史悠久,绿树成荫,风景优美。数十条林荫大道以及数百个街心花园和草坪,一幢幢现代化的建筑掩映在绿树和花丛中,基辅因而赢得了“花园城市”的美名。坐落在第聂伯河右岸的旧城区是基辅的市中心。市内的大部分历史建筑也都集中在这里,如著名的索菲亚大教堂、金门、彼切尔(洞穴)修道院等,均为游人必到之处。 

      您和大型野生动物的最近距离是多少?当然,前提是没有笼子。

     
期盼了很久,终于由重庆到新加坡再转去马来西亚。在吉隆坡停留两天后,我又坐从吉隆坡到巴厘岛。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飞行,来到了巴厘岛,这里办落地签证很方便,我用十美元办理了7天的落地签证。

     
驰名世界的旅游和疗养胜地敖德萨,是乌克兰最美丽的城市之一。这个城市的建筑新颖而雄伟,风格各异。从市中心半圆广场通向海边的“波将金”纪念石阶共有192级,宽达30米,是为纪念1905年的波将金军舰起义而命名。海滨林荫道两侧有19世纪建的沃伦佐夫宫、波托茨基宫、市杜马等。此外还有泥疗地,到这里可以进行泥疗、盐水疗、海水与人造矿泉水浴疗以及海水浴、日光浴和空气浴等。 

     
在肯尼亚,这个距离可以是1米。这里的花豹会跳上您的猎游车顶,和您面对面。如果您表现再友好些,它甚至会懒洋洋地躺在上面晒太阳,像个模特一样摆甫士任拍。可惜我没碰上这样的好事。在城市的动物园里,我们把动物放在笼子里,然后在笼子外面参观。在非洲大草原上,我们把自己放在“笼子”里——特制的猎游车,然后去探访“笼子”外面的动物。这里的人们把真正的自由,还给了生来就自由的野生动物。于是,自然界的规律在这里非常原生态地体现,野生动物们以它们最原始的方式在草原上生存,食肉兽磨砺自己的利爪,食草类的温顺地舔平身上的皮毛,而狮子、猎豹等猛兽猎食瞪羚、非洲水牛的戏码随时上演。更传奇的是居住在大草原上的马赛人与野生动物共同分享着这片辽阔的土地,他们只放牧,不狩猎。人与动物真正平等共处。所以即使是猎游车靠近,野生动物们也完全没有戒心,只是好奇地瞪着我们的镜头。也只有在这里,野生动物和人类才真正称得上是朋友吧。

     
之前在网上已经订好酒店和接机。这是一家位于巴厘岛东面的五星级酒店,酒店面积很大,有500多个房间和三个室外游泳池,我们住了两个晚上,也没走完酒店。酒店的大厅是全木制结构的,空高很高,中间塑有一座高大而优美的雕像,而像这样精美的宗教雕像酒店到处都是。印尼是回教国,但巴厘岛90%以上信奉印度教和佛教,随处可见的宗教雕塑和蓝天下艳丽开放的鸡蛋花形成了巴厘岛独特的文化。

     
在这个国家,游客们还能随处感受到传统的民风民俗。除在正式场合着西装或质料考究的大衣外,乌克兰的男子在一般场合都穿夹克衫或衬衫、长裤,外罩坎肩,戴栽绒帽或白羊羔皮帽,女子则喜欢扎花头巾和漂亮的小辫。此外,每逢节日,这里无论男女老少,都会戴用鲜花和树枝编成的花冠。 

     
肯尼亚有42个种族,而其中最富传奇色彩、最带有肯尼亚符号象征的,非Maasai(马赛)人莫属。他们固执地拒绝现代文明,在大多数种族迁移到内罗毕、蒙巴萨等大都市的现代社会,马赛族仍然坚持不愿意成为城市人,他们和桑布鲁族一样,大部分仍然过着畜牧或者游牧的生活。

      第一天晚上,我们去了Bali
Collection。这是离酒店最近的一个购物中心,餐厅和商店比比皆是,在夜幕下华灯溢彩。我们选了一个湖边的餐厅吃饭。这个餐厅是由绕湖边的一个个亭子组成。一个亭子里只放一张桌子和沙发床共两人使用。从草坪走到亭子里,在沙发床上坐着或躺着,亭子四周的纱幔随着晚风幽雅地飘着,我们一边吃着海鲜一边喝着啤酒,听着当地乐队的演奏,虽然食物也很美味但在这里用餐吃的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枕着老公温暖的肩膀躺下,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像湖水流过假山,穿过水柱,抚过小鱼后流去了未知的方向。
巴厘岛每天都是一样的天气,早晨太阳从海边升起,将所有的热情撒在这片拥有美丽海滩的地方。用过早餐,我们来到了酒店前的海滩。视野的极限是干净的蓝天携着一片蓝色的大海,我们找了两个放在草坪上的太阳椅躺下,有时看看书听听音乐,有时又睡一会儿,海风送来海涛,一波推着又一波,打到白色的沙滩上,随着浪涛退回深海的是时光和思想。

      旅游贴士

      肯尼亚西南部是马赛部落的心脏地带,位于这里的Maasai
Mara(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也因此命名。马赛族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民族,仍然崇尚传统的价值观,宗教仪式在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他们不仅将自己看做这个地区的居民,还是这片土地的一部分,而“土地”亦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马赛族的生活方式也相当原始,他们住在泥土和牛粪糊成的房子里,男人负责放牧,女人负责管家,盖房子也是她们的工作。传统上,马赛人很少打猎,狮子和羚羊在他们的信仰中相当于驯养的家畜。

     
巴厘岛很大,我们想在短短的七天时间里尽可能的多体会它的美丽风情,所以我们的计划是从东到西再回到中间的市区。在离开酒店之前,我们去了Jimbaran看日落。我以为日落是太阳慢慢地退下,只有退到看不见的那一刻才是最美的。在Jimbaran的海边上,人们还在冲浪,游泳,甚至纹身。太阳已经把天空染红,它慢慢地退入云层,再喷撒点光辉,它又出现了,这时海上暗蓝的天空红一道,黄一道,像打翻的调色盘。正在成千上万的人们还在考虑如何抓捕瞬间镜头的时刻,它已经消失在海平线上。从浅滩走回在餐厅预订好的座位,桌子上已经点上了烛台。这里的座位全是把木桌跟木椅一排一排地放上沙滩上,而我们的座位是第一排,前有海风带着海浪迎面袭来,后有印度风情的舞蹈正在上演,空中还飘着海鲜烧烤的味道诱人口馋,不知是不是我们点的海虾跟海蟹。整个海滩上已经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夜幕正在点燃兴奋的巴厘岛。

     
气候:受大西洋暖湿气流影响,大部分地区为温带大陆性气候,克里米亚半岛南部为亚热带气候。 

     
近年有一些马赛族的村庄接受游客去参观了。肯尼亚有75万马赛人,我们去参观的Wanga村,住有150多人,据说算是比较大的村落了。在村头迎接我们的村长Ben
Nasi一上来就让人惊艳——他身上搭着的那条紫色大披肩太华丽、太夺目了!让我和另一个女孩都产生了抢夺的欲望……进村一看,原来“戏肉”才在这里:像上帝倾倒了调色盘,村民身上那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披肩、长裙、头巾、项链、耳环、手镯……还都是纯色的,那个热烈奔放,那个铺张肆意,实在是让人炫目得心花怒放啊。相形之下,他们住的土房实在太朴素,甚至可称为简陋。屋顶低矮,空间极小,没有窗户,只留一个出气孔,也可用作采光。家具是没有的,电器也是没有的,只有土搭起来的炉台,土搭起来的“床”,地上放着一些储物的陶罐,而已。而一般只有女性和孩子有住在房子里的待遇,男人们在村落的公共地方搭建棚架,集体住在户外,夜晚看护牛群。

      第三天,我们从东部搬去了西部,位于Uluwatu的名叫Blue
Point的酒店。因为位置偏僻,同是五星级酒店,Blue
Point的设施跟人气就远不及由希尔顿改修而成的Ayodya,但在Blue
Point住的这两晚,绝对超值!酒店矗立在悬崖上,大厅是全开放的白色建筑,180度环海。从大厅走几步便来到位于游泳池。这是酒店最美的地方,泳池建在悬崖边上,前方就是一片汪洋。站在池边放眼望去,收入眼帘的是蓝色的泳池与蓝色的大海没有痕迹地连成一片,伸到了天际。您会觉得在这里游泳,一不小心就跟着美妙的海涛声不知不觉地游到了深海。如果让我将巴厘岛的最美的感受和印象订格,我宁愿停留在Blue
Point的泳池边,躺在白色的太阳扇下望大海,不知此刻我还在巴厘岛还是爱琴海边。

     
交通:乌克兰的旅游交通设施主要有公路客运、铁路客运、水路客运、航空客运。中国人在乌克兰旅游多以乘坐火车为主。 

     
为了欢迎我们,一群马赛男人开始表演他们的传统舞蹈。他们不停地轮流跳跃,据说,马赛人认为“跳得越高,女朋友越多”,因此每一个人都使劲、再使劲地往空中跳跃,衣袂、饰物翻飞。再加上马赛人天生的修长身材,这画面实在是好看得紧了。

     
我一向没有方向感,所以当老公提议要租车时,我反应比较茫然。然而事实说明这绝对是明智的选择。在巴厘岛租车相当方便,租车给我们的人是个50来岁的当地人,带我们去他家,谈好25万印尼币(人民币的汇率大概是1:7700)就把一辆新丰田的钥匙交给了我们,没有押金和签字,没有查看我们的护照和驾照,甚至连我们的全名都不知道,真是热情善良的巴厘岛的人民!之后的两天,手机的GPS带着我们在巴厘岛东串西钻。从Blue
Point的悬崖下浮潜回来驾车到另一个美丽的悬崖跟猴子一起看日落,从市区的小巷采购当地的手工艺品驾车到98年大爆炸纪念碑看看,去到巴厘岛最热闹的海滩吃饭喝酒。不管去到哪里,卫星总是在地图上清楚的找到我们的具体位置,并为我们的下一站找好路线。

网站地图xml地图